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戈兰高地!!!以色列与周边之痛  

2014-05-16 11:48:41|  分类: 军事动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戈兰高地,这个中东长久以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和叙以冲突的火药桶,近日似乎又被一系列事件点燃导火索。5月15日,数千巴勒斯坦难民试图在戈兰高地越界,被以色列国防军开枪打死打伤百余人;2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中东政策讲话中提出以色列退回到“1967年边界线”以前的领土,这意味着把“事关生存”的戈兰高地划出以色列。以色列对此不满,阿拉伯国家也质疑美国的动机。“阿以和平仍是中东问题的核心,这一点并不会因为‘阿拉伯之春’而改变,而戈兰高地问题则是核心中的核心。”以色列中东安全事务现代协会学者阿维-迈拉米德这样强调戈兰高地的重要性。《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深入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切身感受到“阿拉伯之春”对这个“火药桶”的刺激,以及它在中东真正和平中所具有的分量。


  阿以关系的“最敏感触角”


  “几十年来看似平静的戈兰高地一直是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关系最敏感的触角。”以色列外交部政策研究中心战略与经济事务局局长戴维-阿科夫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这样形容戈兰高地的重要性。


  在以色列采访过程中,不时能遇到以色列军警设的检查站,但真正仔细盘查《环球时报》记者的却只有在进入戈兰高地前的国防军检查站。在90号与98号公路交汇处的这处检查站,一名安全人员十分认真地要求记者:“请出示您的护照。您来以色列的目的?您为什么要去戈兰高地?”在得到答案取走护照后,安全人员要求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所有人员取出钱包、钥匙扣、硬币,解下裤腰带后通过一道与机场安检类似的探测仪,随身携带的背包要通过X光检测器,相机也要拍一张让安全人员看后才放行。随同《环球时报》记者前往戈兰高地采访的以色列司机萨米说:“如果把以色列比做八爪鱼,戈兰高地就是最敏感的触角了。只要有事,这里的反应最快也最强烈。”


  5月15日,当数千侨居叙利亚的巴勒斯坦难民试图冲关进入以控戈兰高地时,以色列国防军立即开枪,打死打伤百余人。5天后,以色列宣布,戈兰高地为军事区,非当地人不得入内。以色列国防军内部知情者透露,以色列空军侦察机和无人机一直对戈兰高地正对面的叙军进行“全天24小时不间断侦察,装备有特别防暴器材的特种部队也部署到戈兰高地上。以色列同时还宣布,在戈兰高地设立临时检查站,向当地增派“相当数量”的国防军和武装警察。


  以色列中东安全事务现代协会学者阿维-迈拉米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面临国内和国际巨大压力,表面上平静了几十年的戈兰高地迅速升温不是没有可能。15日的冲关事件已证明这一点。如果以色列不加强对戈兰高地的防御,那么‘灾难日’冲突就可能重演。”出于对戈兰高地最新局势的担心,联合国维和部队总部紧急要求菲律宾增派“蓝盔部队”增援戈兰高地缓冲地带,防止“事态突然升级”。


  以色列的苦心经营


  戈兰高地面积1800平方公里,南北长71公里,中部最宽处约43公里,有“中东水塔”之称。一位以色列外交官坦言:“叙利亚总统的梦想就是‘沐足加利利湖’,一旦以色列放弃戈兰高地,不但水源地不保,而且以色列的生存权都成问题。”实际上,对于这个“关系生存”的地带,以色列正在试图通过“软硬”两手将其“事实化与本土化”。


  过了检查站,《环球时报》记者沿着98号公路深入戈兰高地以色列实际控制区的腹地,沿途随处可见以色列国防军的战备设施:与98号公路平行的是一道蜿蜒的边防屏障。这道屏障由最外围的滚状铁丝网、中间层的电网加监控探头以及最里侧的简易巡逻公路组成。国防军巡逻小队每隔15分钟就经过一次。


  边防屏障背后是相对隐蔽的战略防线。组成这道防线的是高等级战略公路、沙梁、地堡群、山脊预警雷达站、战略油料库和简易直升机平台,其中87、91、92和98号公路编织成以控戈兰高地交通网。厚度非同一般的路面显示,它们能供以色列国防军战时的装甲集群高速机动之用。沙梁多数修建在没有掩护的河谷平坦地带,往往高达七八米,厚三四米,即便是重型炮弹落在其上也如同“重拳砸棉花”;地堡群往往修建在正对着叙利亚边防军战略制高点的对面,墩厚的特种水泥盖顶,30多厘米厚的泥层,再加上10多厘米高的草垫子,对方很难发现这些目标;预警雷达站则遍布戈兰高地的山脊上,知情者称“这些雷达站能让以色列国防军在以秒计的时间内侦察到来袭目标”;战略油料库多数修建在叙利亚炮兵射击死角。


  除了军事硬件,戈兰高地的以色列“软建设”给《环球时报》记者同样留下强烈印象。所谓“软建设”,就是以色列悄然建立诸多“基布兹”(集体农庄)以及向外国游客开放戈兰高地。司机萨米透露:“与以色列其他‘基布兹’不同的是,这里的成员多数是国防军退役官兵,他们一边种鲜花和蔬菜,一边监视着叙利亚一侧的动静,一旦发生大战事,他们就迅速投入战斗。”目前扎根在戈兰高地的这种特别的“基布兹”至少有10个,基本上是沿叙利亚控制线一字排开,少数则占据戈兰高地最高处的战略要地。


  尽管戈兰高地极其敏感又是战略重地,但以色列平常是允许外国游客前往参观的。以色列最著名的葡萄酒也产于戈兰高地,并且作为国家品牌向外国游客推销。这显然很容易给人留下“戈兰高地属于以色列”的印象,或者至少“理解”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占据。而叙利亚控制戈兰高地的方式很不一样。比如说从大马士革到戈兰高地有5道关卡,平时基本上没有人去旅游,只有每年叙利亚国庆时才能进入前两道关卡,看到的也只是荒山和印着UN字样的联合国维和车辆以及当年战争中被毁坏的村庄遗迹,感觉像一个战争博物馆。


  站在戈兰高地上时,《环球时报》记者切身感受到其战略重要性:居高临下,俯瞰着加利利谷地和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从公路指示牌上可以看到,戈兰高地距离大马士革只有60公里!因此,叙以对戈兰高地的争夺也没停止过。尽管以色列一直指责是叙利亚“屡屡变卦”导致谈判失败,但一名消息人士称,谈判的症结在于以色列坚持“最后十米”,也就是说以色列可以归还戈兰高地,但要建立相应的缓冲地带,并且距离戈兰高地附近的加利利湖边10米的这段距离绝不能归还叙利亚。

 

边界问题让以色列头痛


  事实上,让以色列头痛的远不仅是戈兰高地。以色列国家新闻网说,“以色列周围都是不惜一切代价置以色列于死地的邻居,它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宣示国界的国家”,有的只是停战线。


  1948年建国后,以色列随即将面临的安全威胁划分为四个方面,其中第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阿拉伯邻国,包括埃及、约旦、叙利亚、黎巴嫩以及伊拉克。缺乏战略纵深的以色列为维护自己的安全,先后与阿拉伯邻国打了5次大规模战争,并一度占领包括埃及西奈半岛、叙利亚戈兰高地、黎巴嫩南部地区以及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等大片阿拉伯领土。然而,对领土的占领并未给以带来安全感。阿拉伯国家同仇敌忾收复失地,针对以色列边境的袭击活动层出不穷。


  巴以最终地位谈判的首要问题是边境划分问题,这是巴以和平进程的实质,不过,记者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几大城市采访期间最深的印象是,以色列定居点与巴勒斯坦主要城市之间已经相互交融,这必将给巴以未来边界划分带来巨大困难。一名以色列高级官员坦言:“巴以真要到了划分边界线的时候,会发现几乎无从下手。”记者在以色列还到了与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只有数十米之隔的施德洛特,这里的居民曾饱受哈马斯火箭攻击之苦。“以色列计划”项目联络官沙龙-谢盖尔介绍,2011年头4个月,这里的居民就遭到325次火箭弹和迫击炮攻击,幼儿园的孩子们最先学的科目就是如何躲火箭弹。


  而以色列与约旦、黎巴嫩的边界问题可以归于“水源争夺”问题。约旦河从黎巴嫩、叙利亚交界山区发源,流经约旦、以色列两国注入死海,是这些国家居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1967年“六五战争”中,以色列曾担心叙利亚和约旦会改变约旦河上游的流向,切断以色列水源,于是武力控制戈兰高地和约旦河,同时占领这些河流发源地的大部分。此外,约旦河水通过以色列“国家输水工程”输送到以色列城市和农场,但约旦和叙利亚也修建水坝,要求分享约旦河支流。沙龙当以色列总理时曾威胁使用武力解决这一问题。


  一些阿拉伯舆论甚至担心,以色列可能将水资源争端作为借口发动战争,扩大中东冲突。这并非耸人听闻。哈斯巴尼河是约旦河的北部源头,发源于黎巴嫩,流入约旦河后最终汇入加利利湖,而加利利湖是以色列最重要的淡水资源。自以色列2000年5月从黎巴嫩南部撤军后,双方不断在水资源使用上发生摩擦。


  “阿拉伯之春”或引爆“火药桶”


  自1967年战争之后,以色列与叙利亚在戈兰高地问题上一直保持着“相对平静”,但突如其来的“阿拉伯之春”能否引爆这个“火药桶”最近引发国际关注。


  美国和平研究所中东问题专家斯科特-莱森斯基表示,去年9月美国主持的巴以和谈失败后,中东和平努力进入“真空期”,而突如其来的“阿拉伯之春”又激起了阿拉伯的抗争热情,再加上叙利亚政府现在面临的不平静,所以戈兰高地的平静局势必然被打破,以色列与叙利亚的不同形式冲突将频频在戈兰高地上演。一旦处理不慎,可能会再度引发整个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的压力。


  美国《大西洋》杂志网站15日分析称,伊朗的感觉是,“阿拉伯之春”可以利用,从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和黎以边界测试一下以色列的“抗压力”。让巴勒斯坦非武装难民频频冲击以色列边界,如果以色列不动武,那么就可以以“阿拉伯革命”的方式打开以色列的边防线,如果动武,那么以色列必然落得“向无辜者开枪”的恶名,虽然以色列可能不在乎,而一旦死伤人数增多,以色列的国家形象一定会大打折扣。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