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中以建交前秘密的耶路撒冷之行  

2015-08-11 11:52:42|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1年底,在十分保密的情况下,中国外交部经过深思熟虑,派出负责中东事务的副部长杨福昌,秘密访问尚未建交的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从此,中以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


    最早承认新中国的国家之一


    1949年,新中国宣告成立。早一年建国的以色列刚进行了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虽然打赢了这场战争,但仍然受到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孤立和经济封锁,处境很困难。为了摆脱困境,以色列需要拓展对外关系。以色列开国总理本·古里安认为:中国将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是一个潜在大国,应与之发展友好关系。
    1950年1月9日,适逢新中国诞生100天,以色列外长夏里特致电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宣布以色列“承认您的政府为中国合法政权”。这样,以色列成为继缅甸、锡兰(今斯里兰卡)、巴基斯坦、英国和挪威之后,第6个承认中国的非社会主义国家。
    1月16日,周恩来回电表示感谢。中国政府考虑到以色列已承认中国,而且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同时,同以色列开展贸易有利于打破美国的禁运,遂决定就建交问题同以色列进行接触。
    1954年周恩来访问缅甸时,会见了以色列驻缅甸公使哈科恩,邀请他访华。但是,以色列政府内部在对华政策上存在分歧。外长夏里特不同意本·古里安的意见,主张应更多考虑美国的态度,“谨慎从事”。因此,以色列的态度出现了反复。
    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夏里特出任以色列总理,批示外交部“不能迅速”同中国建交,但可保持外交官之间的接触。与此同时,当时的中国正同阿拉伯国家开展关系,因而也就没有同阿拉伯国家“共同的敌人”以色列讨论建交问题。
    1955年4月,万隆会议即将召开。作为亚洲国家的以色列被排斥在会议之外。以色列担心遭孤立,遂于4月29日匆忙通知中国外交部,希望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但为时已晚。中国在万隆会议上决定站在阿拉伯国家一边,共同推动会议,通过“支持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民的权利”的决议,将以色列视为了反对对象。


    拖了40年的建交关系

    1950年代后期至1970年代,中以关系冻结。
    在此期间,亚非民族解放运动迅速发展。中国将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民反对以色列占领的斗争,看作民族解放运动的一部分,予以坚决支持。“文化大革命”发生后,极“左”思潮一度干扰外交工作,原已冰冷的中以关系“雪上加霜”。当时,以色列已在一些场合发出同中国改善关系的信息,尤其在联合国大会讨论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时,以色列多次对美国阻挠将中国代表权列入大会议程的提案投了弃权票。1971年10月,以色列支持联合国大会通过恢复中国合法席位,驱逐中国台湾代表的提案。但是,中国当时的做法是不同以色列发生任何关系,不直接通商、通邮,对以色列政府发来的电文拒收并退回。
    19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有几件大事:一件是埃及和以色列开始和谈,并于1979年签订和约,正式建交。另一件是1982年阿拉伯国家首脑会议通过决议,其中提到要求保证中东地区所有国家的和平。实际上,这就承认了以色列的存在。第三件是以色列总理佩雷斯表示,可以在土地换和平的基础上,同约旦、巴勒斯坦谈判。在此形势下,要求和平解决中东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阿以双方官方人士进行着各种形式的秘密接触,以色列同非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也在发展。中国适时调整了一些对中东问题的态度,赞赏埃及同以色列建交是“勇敢行动”,强调政治谈判是解决争端的最好方式,劝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同以色列对话。
    在此期间,以色列通过各种渠道,试探同中国发展关系的可能性。1978年,以色列驻联合国代表赫尔佐克会晤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陈楚,这是中以关系冻结20年后的第一次外交官接触。1979年,以色列外长达扬以“个人身份”访问中国香港,就近研究“打开与中国关系的可能性”。1985年,以色列内阁专门研究如何发展对华关系,指定总理办公室不管部长魏茨曼负责处理与中国有关的事务。(所谓不管部,是指不专管某一部门)


    中以重启建交大门
    1990年代,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这给中东地区形势带来重大影响。中东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1991年初的海湾战争,二是1991年底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的中东问题和平会议。
    海湾战争以后,中东政治格局发生明显改变。地区的激进势力受到削弱,温和势力的影响扩大,以色列的地位上升。解决中东问题的务实倾向,要求通过谈判解决争端成为主流。马德里和会召开正是这种趋向迅速发展的标志。这次和会是第一次由中东有关冲突各方都参加的会议,它是中东和平进程的重要突破,也为中国进一步调整同以色列的关系,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提供了合适的时机。
    阿拉伯国家在海湾战争以后,愿意同以色列坐在一起谈判,解决相互之间的问题,也希望中国介入中东和平进程。它们对中以关系的发展已有相当的心理准备。以色列也早就希望同中国建交。此时,它为了借助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加强自己在地区的地位,并推动同中国的经济关系,同中国建交的愿望更为迫切。
    而对中国而言,同以色列适时建交,就同中东地区的所有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就可以在中东开展全方位外交,扩大自己的活动空间。同时,中以建交对发展两国科技、经贸合作,对改善中美关系也有好处。因此,中国政府认为,同以色列建交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决定秘密派遣负责中东事务的副外长杨福昌前往耶路撒冷,谈判建交问题。


    神秘的耶路撒冷之行
    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神秘之旅。飞机于1991年岁末的一天傍晚到达瑞士苏黎世,中国驻瑞士大使丁原洪前来迎接杨福昌一行。从苏黎世坐车转道伯尔尼,然后换乘以色列航空公司的班机。停留一天后,直飞特拉维夫。杨福昌、吴思科(时任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副司长)一行下了飞机后,以色列老资格的外交家、外交部总司长苏福特已迎候多时。以色列的政府部门都设在耶路撒冷,以方将杨福昌一行安排在耶城的一家五星级宾馆。
    轻松的会谈于12月21日开始,在以色列外交部简陋的大楼举行。由于双方都有建交的愿望,所以,这次谈判很顺利。紧接着,杨福昌、吴思科一行前往以总理府拜访沙米尔总理、利维副总理兼外长。次日,正在一所学校里主持工党会议的佩雷斯会见了中国客人。在一间教室里,这位以色列反对党领袖坦诚地说:中国在亚洲有分量,以色列要摆脱孤立,必须与中国建交……他最后幽默地说:“我们工党与利库德集团几乎在所有的问题上都有分歧,唯独在与中国建交发展关系的问题上完全一致!”
    在杨福昌副部长与苏福特总司长草签了中以建交联合公报一个月后,以色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戴维·利维访华,与钱其琛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正式签署以中建交联合公报。中以正式建交。至此,中东地区所有国家都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