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尴尬的胜利:为何联邦德国勇夺世界杯,却无法高调庆祝???  

2016-02-25 14:31:42|  分类: 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伯尔尼的荣耀:1954年联邦德国勇夺雷米特杯
1954年7月4日,倾盆大雨之下的伯尔尼万科多夫体育场,联邦德国队和匈牙利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第五届足球世界杯决战。开场仅8分钟,战后公认的金牌球队匈牙利就以2比0的优势比分将联邦德国队甩在身后——这并不令人惊讶,作为此届世界杯的夺冠热门,匈牙利队自1950年之后就未输过一场比赛。但仅仅10分钟之后,联邦德国队竟然将比分追平。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距终场还剩6分钟时,联邦德国队前锋勇闯禁区,抬脚射门,比分反超匈牙利队。当裁判吹响终场哨声时,在场的6万多名观众共同见证了足球史上的奇迹:联邦德国队以3比2的比分战胜了匈牙利队,夺取了第五届世界杯的冠军。
1945年的联邦德国队
联邦德国的夺冠毫无争议地成为1945年之后最轰动的体育新闻。这次夺冠,他们不仅仅将金牌和胜利揽入怀中,更是收获了久违的国家荣誉。比赛结束后,联邦德国的广播记者齐德曼高呼:“都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德国是世界冠军!”这成了足球界的一条经典语录。对联邦德国——或者整个德意志民族——来说,这并不仅是体育赛事上的胜利,而且是1945年之后重获世界尊重的希望和契机,是整个德意志民族的“决战时刻”。
小心翼翼的胜利:“纳粹德国”又将卷土重来?
在马歇尔计划的刺激之下,德国人民重获信心,认为他们理当再次受到全世界的重视。联邦德国总理康纳德?阿登纳也兴致满满地谋求发展,甚至打算在重建西欧的计划中起重要作用。但西欧其他国家并不愿分享联邦德国的宏图大志,尤其是英国、法国以及柏林墙东侧的民主德国。二战给英法带来的伤痛不言而喻,并非十年可忘却,并且1950年代德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也让两国措手不及,对德国根深蒂固的恐惧感日增。不管是东德或是西德重新得到世界的认可,对英法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喜事。
对于民主德国而言,联邦德国的获胜可算是晴天霹雳了。赛前民主德国的共产党领导人无一不祈祷阶级伙伴匈牙利在球场上狠虐对手,以证明优越的政治制度指导下的运动员攻不可破;然而同伴的失败让民主德国再无立场去宣传“西德是纳粹接班人”这样的口号。
联邦德国队长弗里茨?瓦尔特是足球史上的传奇人物。他在379场比赛中进球306个,带领联邦德国队获得第五届世界杯冠军更让他声名大噪,其出色的球技和出众的领导能力让当时妄图菲薄西德足球队的批评家们哑口无言。但近些年有评论称,当时的联邦德国运动员之所以有绝佳的体能和出色的球技,是因为注射了甲基苯丙胺,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当年参赛球员的否认。
弗里茨?瓦尔特
弗里茨?瓦尔特带领球队赢得雷米特杯,德国民众欢欣鼓舞,这场球赛还被视为德意志民族主义的复活。在庆祝胜利的时候,兴奋的东德人民甚至高唱 “德国,德国,超越一切”,却忘了“团结、正义和自由”——前者是德国最初版的国歌,当时已经被禁,后者则是东德的第三版国歌,也是战后民主德国的唯一国歌。这些都被外国记者毫无遗漏地记录了下来。
在球赛胜利之后的几天,德国足球协会主席彼得?杰瑟夫?博旺直言不讳地在慕尼黑庆祝典礼上发表言论,称联邦德国的胜利是日耳曼神灵沃旦的保佑,也是坚持领导原则的成果。其实这里所谓的“领导”指的是球队教练约瑟夫?赫伯格。博旺仅想表达对教练和队员团结一致的赞扬,可是这样的话语却颇有歧义。为防误会,巴伐利亚广播公司在播出的时候剪掉了博旺的这段话,但是时刻关注德国的外国媒体却分毫不差地听到了全部内容。
结果,博旺的疏漏带来了麻烦。原本联邦德国的领导人和媒体在战后一直避免与西欧其他国家的言行冲突,然而博旺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却被民主德国总理特奥多尔?豪斯所利用,他说,博旺是在告诉世人,优秀的进球不等于优越的政治制度。联邦德国不再大肆庆祝比赛的胜利,试图做出补救,以安抚国际社会。随后,《南方日报》的头版头条为:伟大的胜利,伟大的一天,但不过只是一场比赛而已。文章称德国居民们应该从胜利的喜悦中清醒过来,这一切只是一场比赛,已经过去,而生活还需要继续。
然而,英法媒体却没有就此作罢,其后的一系列言论更激起了国际社会对德国的不信任。《曼彻斯特卫报》称,人们应该记住,这个国家当年的国家精神和民族主义给他人带来多大的伤痛。所以,德国人一切喜悦之下的蠢蠢欲动都应该被警惕和防范。《每日快报》将世界杯夺冠和德国制造商品牌梅赛德斯?奔驰赢得第一届和第二届法国大奖赛的事实联系以来,旨在暗示随着生产业的崛起,德国不久之后便会完全独立,并且重新走上军事化道路。《每日镜报》的报道试图煽动工人阶级的不安情绪。报道描述称,德国现在又趾高气昂地走来了,阿登纳在考虑要不要重新军事化,德国的商人也正在席卷全欧洲。现在,甚至在足球运动上,德国也横扫匈牙利。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群令人生厌的人了。《法国世界报》的一篇文章写道,体育赛事?很明显,这并不是一场体育赛事。过分的狂热、复仇以及人群高呼的“德国超越一切”,预示着当年的德国又回来了!很显然,《法国世界报》在博旺所说的“领导原则”上做了文章,对德国是否会卷土重来的军国主义深表担忧。意大利和丹麦的媒体也表达了相似的担忧。
1954年第五届世界杯宣传海报
欧洲各国的反德情绪可以理解。比如英国,其战后经济一直停滞不前,直到1954年的夏天才废除战时食物定量分配的规定;7月4日联邦德国队在伯尔尼庆祝比赛胜利,就在这一天,英国才取消包括培根在内的肉类限供政策。相较之下,联邦德国1954年的工业生产量较1945年上升了11%,出口量更是上升了20%。在二战中受到严重侵害的欧洲各国,他们抵挡了德国的肆虐,赢得了战争,同时也为维护和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战后的联邦德国却从战争中更快地恢复过来,甚至超越他们,变得更好、更富裕。
一墙之隔的尴尬:选择阶级兄弟,还是民族同胞
相较于联邦德国在体育上的发展,经济上的腾飞,甚至政治上的认可,柏林墙另一侧的民主德国备受质疑,经济等事业停滞不前,政治宣传也面临更多困难,然而民主德国对联邦德国的发展依旧不屑一顾。
在联邦德国受到全欧洲瞩目的时刻,民主德国称这支获胜球队为“德国队”,而非“联邦德国队”。赛事的报道也略显尴尬。百姓的好恶不分国界,“社会主义好哥儿们”匈牙利队在民主德国并不十分受欢迎,反而联邦德国拥有更多的足球铁粉。在穆特?昂踢进决胜一球的时候,东德赛事播报员沃尔夫冈?亨佩尔机智又无奈地选择了沉默。比赛结束时,广播台选择播放了东德国歌,而非西德的国歌。不过在比赛结束后,东德大街小巷的人民依旧欣喜若狂地高唱“德国超越一切”。政府无计可施,只好在之后几天的媒体播报中抓住博旺带有歧义的言论不放,称其为“真正的纳粹分子”,称这场比赛之后迎来的便是联邦德国帝国政策的蔓延。和《法国世界报》一样,民主德国将这场体育赛事的胜利和潜在的政治、军事发展联系起来。
匈牙利守门员克劳斯克斯试图阻止进球
各方面的社会舆论、不安和骚动直接关乎是否将联邦德国纳入欧洲防卫共同体之中。欧洲防卫共同体是法国总理勒文?普利文于1950年提出的概念,这是一个全欧洲范围内的防御体系,目的是对抗美国的“联邦德国军事化”政策,其成员国还包括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若联邦德国成为下一个成员国,防卫共同体便可利用其潜在的军事力量和苏维埃抗衡,同时也能保证联邦德国的军事指导权归属于防卫共同体,而并非本国政府。不过这一切的结果不得而知,因为欧洲防卫共同体在1954年8月就瓦解了。法国对联邦德国长期的不信任是导致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之一。
1954年第五届世界杯的胜利给联邦德国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赛后的东、西德的关系更是如履薄冰。但是,精彩的表现不仅让德国人在体育界崭露头角,更让欧洲,乃至全世界重新关注这个民族。他们面临着敌意、质疑,但也显示出德意志民族的坚韧和稳健。战后德国对战争的清醒认识和忏悔,更是让曾经分裂的东、西德以及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德国重新获得了世界的尊重和信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