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黑九月”制造的慕尼黑惨案  

2016-02-06 12:13:16|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现在起,以色列将进行一场消灭杀人成性的恐怖分于的战斗。不管这些人在什么地方,以色列都将无情地杀死他们”-慕尼黑惨案后,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她说到也做到了,制造惨案的“黑九月”成员在其后的9年时间里被一一暗杀,无一幸免。

   “黑九月”最初的渊源和发生在三十一年之后的“九一一”恐怖事件颇为相似。1970年9月6日,巴勒斯坦激进组织“人阵”一气骑劫了英国、德国和瑞士共四架民航客机,强迫飞机飞往约旦。当时劫持飞机的案件甚为罕见(以这次同时劫持多架飞机的事件为起点,整个七十年代频繁劫机,至八十年代才告回落),此举震惊世界。当时,巴解在叙利亚的支持下,已在约旦建立了“国中之国”,管辖了大片约旦土地,并且有不少激进派别把约旦国王侯赛因视为“帝国主义的走狗”,大有必除而后快的架势。劫机事件亦令约旦国王的管治权威与能力备受国际社会的质疑,约旦国内形势因之动荡不已。侯赛因国王紧急和英美秘密磋商,要对巴解游击队采取军事行动,直至把他们全部驱逐出约旦。侯赛因希望以色列从另一个战场支持约旦,即出动以色列空军轰炸一贯支持巴勒斯坦游击队的叙利亚军队。当时的英国首相希思向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转达了这一请求。9月17日,约旦政府军向巴解组织的5万多武装力量发动大规模的陆空攻势,巴解仓促应战,死伤枕籍,阵亡者多达4000余,不得不退出了约旦,大部进入黎巴嫩境内。令人意外的是,以色列按兵不动,并未出动空军配合约旦作战。但巴勒斯坦人依然把这笔血债主要记到了以色列的帐上,“黑九月”恐怖组织的命名就是纪念那个血腥的日子。

  1971年11月28日,“黑九月”潜入埃及开罗暗杀了约旦首相瓦斯菲塔勒,就此揭开了复仇的序幕。1972年5月8日,“黑九月”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机场劫持了一架比利时航空公司的客机,机上20多名以色列旅客被扣为人质。在千钧一发之际,以色列的精锐“摩萨德”突击队果断出击,反劫机行动十分成功,全部人质获救。然而“黑九月”不旋踵又发动了第二波恐怖行动,5月31日,三个日本“赤军”分子在特拉维夫机场的候机大厅突然发难,用冲锋枪狂扫候机旅客,当场射杀21人,现场血流成河……事后调查,死者中无一以色列人,绝大部分都是要去耶路撒冷的朝圣者,而恐怖杀手背后的主使就是“黑九月”。以色列举国震怒,要求梅厄夫人的政府采取报复措施。以色列对恐怖攻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反应原则,就是那时开始确立的。只不过,特拉维夫政府尚未开始付诸行动,又一波恐怖袭击如同雷殛一般加诸以色列头上了……

  1972年正是奥运年,奥运会在西德南部大城市慕尼黑举行,至九月二日,赛程过半,已比赛完毕的运动员便“偷得浮生半日闲”,外出游览和寻欢作乐,晚上逾时返回奥运村而且喝得醉醺醺的运动员也大有人在。奥运村本有门卫,但深夜之后只管把各个出入门锁上,而夜归的运动员就翻栅栏篱笆墙,是次奥运会主题为“和平与欢乐”,没人在乎这些细微末节。然而这些形迹却都被“黑九月”潜入慕尼黑的秘密小组尽收眼底。就在这天凌晨4时,八名恐怖分子都穿上田径队服,背着运动囊袋,向奥运村走来。在篱笆墙跟前,他们和几个寻欢晚归的美国运动员不期而遇,美国小伙子都喝多了,还和对方搭讪聊天,然后翻墙而入。恐怖分子没打算对付美国人,那时美国和他们还未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些冷血杀手此来另有目标。他们翻墙进入奥运村,便蹑手蹑脚向早已侦察好的31号这幢运动员公寓走去——此间住着以色列代表团运动员、教练和职员。

  第一个受到侵袭的房间住的都是以色列教练员和裁判,当恐怖分子用万能钥匙拨弄门锁时,屋里入睡的6个人只有摔跤教练被惊醒,他听到的只是细微动响,便自己先去客厅门边窥探,他刚拉开一线门缝,就在昏暗的灯火下看到了戴着黑纱的面孔和AK47自动步枪的反光!他即刻用自己重达134公斤的强壮身躯顶着门扇,并高声呼喊示警。众人霍然梦醒,恐怖分子已开枪并且夺门而入,这个房间仅有一名举重教练撞开窗户,跳到外面,在子弹的追击下闪身躲到花坛后面,其余五人全部被擒。在另一房间,当“黑九月”杀手的头目伊萨冲进来时,以色列的另一摔跤教练温伯格抄起水果刀向他刺去,仅划破了对方的衣服,而随后冲入的枪手即对温伯格头部开枪,子弹穿过腮帮,却从另一侧穿出,他居然还活着。第三个房间住着的6人全部是运动员,他们就擒后被恐怖分子驱赶到一号房间集中看守,这时其中一个摔跤运动员奋起挣脱,夺路而逃,恐怖分子举枪就射,他竟能逃过大难,全靠先前被枪伤的温伯格突然用摔跤动作扑倒一名枪手,并挥拳击碎了对方的下巴,正追杀逃逸者的另一枪手回过身来,暴怒地对温伯格的胸膛射出长长一梭子弹。又一以色列摔跤运动员扑上去,刚夺下一枝冲锋枪,却饮弹身亡,这是被杀害的第二条生命……最后被恐怖分子制服捆绑的以色列人质共有9名运动员和两名教练。

  凌晨5时,慕尼黑警方包围了奥运村31号公寓。恐怖分子从窗口扔出纸条,要求马上释放关押在以色列监狱里的234名囚犯和两名关押在西德监狱的囚犯,否则,从当天上午9时起,每过一个钟头枪杀一个人质!

  西德政府既大丢面子也大乱阵脚,他们和以色列紧急通话,想妥协以犯人交换人质,却被梅厄夫人拒绝,她说:“如果我们让步,以色列人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会再有安全感!”她让以国驻德大使告诉波恩政府,西德方面必须自己解决人质危机。

  恐怖分子的通牒时限已过,他们尚未开始杀人质,但外间所有人都明白,无论是恐怖分子还是以色列政府,都没有回旋余地了。下午4时30分,西德的13名穿着防弹衣的特警爬上了公寓屋顶,在多家国际大媒体的电视摄影机的直击报道下准备发动突击。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愚蠢最荒唐的一次反恐怖行动了,因为警方居然懵然不知公寓里每个房间都有电视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电视直播中暴露无遗。恐怖分子对屋顶的警察叫喊,如不立刻撤走,就当即处决两名人质!

  行动失败,但事件似有转机,恐怖分子转而提出,要求派飞机把他们和人质送往埃及。西德政府很快同意了,两架直升飞机把劫持者和人质运至布鲁克机场,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不是飞往埃及的航机,而是埋伏好的军方狙击手。以色列情报部的一个反恐怖专家也抵达了机场,于是,他亲眼看到了西德方面的另一轮蹩脚透顶的行动。首先,军警连恐怖分子有几个人都不清楚,五个狙击手早就进入位置,但直升飞机到达时,才发现共有8名恐怖分子。以色列专家以为在别的角落还有神枪手埋伏,但最后才知道,军方就是指望这区区五人在数秒钟之内击毙八个恐怖分子,这办得到吗?以色列专家还纳闷,暮色四合之下,为何不打亮灯光把机场照耀得如同白昼?

  蹩脚的计划必然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两架直升飞机的四名机组人员都是军方乔装的,他们把两架直升飞机分别停在波音飞机的东侧和西侧,而等候在波音飞机跟前的机组人员也是军方人员,当恐怖分子头目伊萨命令波音机组人员作起飞准备时,这是最好的攻击时机,但命令没有下达,狙击手不知如何行事,他们都没有对讲机。直到伊萨快步走过跑道,要察看波音飞机时,攻击发动了——两个狙击手开火,守在直升飞机旁边的两个恐怖分子中弹倒地,四名直升飞机机组人员按指令朝不同方向拔腿狂奔。第三个狙击手开枪时,匪首伊萨已往回跑,未能命中。还有另外四个恐怖分子当即躲到直升飞机肚子下开枪还击……枪战居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军方仍未得手,不得不出动装甲车,这必然导致最悲惨的结局——东侧直升飞机的匪徒向机舱内四个以色列人质近距离开枪扫射,继而把一枚强力手雷投进机舱,猛烈的爆炸引燃了油箱,火焰吞噬了整架飞机。这时已逃到西侧直升飞机底下的伊萨和同伙突然向塔楼开火,但很快被狙击手射杀,另一在直升飞机上匪徒却向舱内的五名人质发狂扫射……枪战归于沉寂。清理现场时,发现八名恐怖分子中居然还有三人未断气,而九名以色列人质全部身亡。至于四名直升飞机机组人员两人全身而退,两人重伤,另有一个西德官员丧生。

  这起“黑色星期二”的大血案震惊世界,以色列代表团和其它阿拉伯国家代表团均中止了赛程,仓皇回国。奥运会为此延期一天闭幕。丢尽颜面的西德政府以此惨痛教训为契机,建立了一支反恐怖特种部队“边防警察第九大队”,代号为“德意志捷豹”,在其后1977年10月的一次反劫机行动中为德国挽回了声誉。当时也是巴勒斯坦的恐怖分子劫持了西德汉莎航空公司的客机,把79名旅客扣为人质,并飞往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德意志捷豹”发动长途突袭,用闪光震爆弹开路,冲进机舱,击毙四名、俘虏一名劫机者,人质全部获救,行动过程仅耗时五分钟。“黑九月”加诸德国人的耻辱和创痛,确实时难以磨灭的。

  然而,“慕尼黑大血案”之后,至为创巨痛深的还是以色列人自己,以牙还牙的快速反应对策从此成为既定方针。“摩萨德”机构的拨款突然增加了一倍,以色列特工在境外展开大规模的复仇行动,凡与“黑九月”组织有关的人(不管是否阿拉伯裔)都被追杀,报复浪潮席卷中东、西欧甚至北欧和美洲。以色列圈定的黑九月首脑分子的名单,一直到9年后才全部被暗杀,巴勒斯坦的恐怖组织在海外分支也随之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再观巴勒斯坦方面,无论巴解游击队的武装战斗或恐怖活动,都未能在巴勒斯坦地区赢得真正的根据地。由于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巴解长期在布满难民营的邻近阿拉伯国家活动,因此也同这些国家发生了冲突。一九七零年,巴解游击队与约旦军队发生激战,之后被赶出该国,迁往黎巴嫩。八二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将当地难民营中大约一万二千名巴解组织成员赶到了叙利亚和邻近的其它阿拉伯国家。阿拉法特将总部迁到突尼斯。不过在八五年以色列的空袭中,该总部又受到了惨重损失。

  一九八七年,巴解宣布发动全民抵抗运动。不过到了下一年,阿拉法特便宣布摈弃恐怖主义手段。之后,美国决定与巴解组织进行实质性会谈,以巴和谈也有了希望。一九九一年十月,由美国与前苏联主持在马德里召开了中东和平进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以色列、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以及巴解组织。会议确定了“土地交换和平"的原则。以色列必须与阿拉伯邻国进行多边谈判。这次会议之后,才有了以色列与巴解组织之间的相互承认、奥斯陆谈判、以及九四年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成立。然而,以巴和平进程依然举步维难。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