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朝鲜特种兵刺杀韩国总统始末  

2016-03-02 11:14:18|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年,为了支援“南方革命运动”,朝鲜民族保卫省(今人民武力部)侦察局组建了多达1000人的第124部队,专门实施敌后侦察与破袭任务。1月5日,第124部队的一个31人行动队来到朝鲜西部城市沙里院进行秘密训练,侦察局领导告诉队长金春植:“你们的任务就是潜入汉城青瓦台总统府,砍下朴正熙的脑袋!”

  1月17日,朝鲜特种兵换上韩国军服,剪断铁丝网,从距美韩联军哨所不到30米远的地方潜入韩国境内。金春植把部下分成6组,每组5至7人,金兴九的第2组负责攻击青瓦台心脏部位,朴在京的第6组负责扫清外围和队伍撤收。

  朝鲜特种兵花了两天两夜才穿过防线,但行迹还是被几名伐木工发现。朴正熙闻讯,立即下达“甲”号非常态势令,指示韩国反渗透部队在整个汉城——京畿道地区展开拉网式清剿。然而,韩国指挥官不清楚对方的具体目标,将大部分力量投放到更靠近朝韩军事分界线前沿的地域。结果,精心伪装的朝鲜特种兵还是在1月21日晚8时左右摸进了汉城。

  朝鲜军人排成两列向青瓦台方向进发,金兴九和朴在京走在前面。此时,汉城已接到“武装渗透”的警报,路上的行人比平时少了很多。21时许,31名特种兵逼近市中心,沿紫霞门山路向青瓦台扑去,途中需要翻越一座建有楼阁的小山丘,汉城钟路区警察署刚好在那里新设了临时检查所。值勤刑警朴太安和郑宗洙看到全副武装的队伍开来,立刻上前盘查。

  “你们是什么人?”朴太安发问。“你又是谁?”朴在京反守为攻。“钟路警察署刑警。”

  “我们是陆军防谍队的,结束训练后返回营区。你没资格过问我们的事,问你们的署长!”金兴九示意朴在京退后,自己回答韩国警察的问话。可他并没注意到,有几名部下太过紧张,将藏在外套里的枪露了出来,这个细节被朴太安看在眼里,他意识到这群人可能就是朝鲜特种兵,遂与郑宗洙交换眼神,两人把道路让开。

  朝鲜特种兵擦肩而过,两名韩国警察悄悄用无线电向警署署长崔奎植报告:“发现可疑武装分子。”之后,他们追上还没走远的朝鲜人,大喊:“陆军弟兄们,还是麻烦出示下你们的证件吧!我们工作很辛苦,设身处地想想,出示一下证件对大家都好……”

  金兴九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故作沉吟:“你们干脆跟我们一起去孝子洞(韩国陆军防谍队本部所在地)吧。”原来,金兴九等在平时的训练中对汉城市区的主要设施烂熟于心,面对盘查有整套应对方案,反倒是朴郑两人心里七上八下。为了拖延时间,他们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夹在化装的朝军队伍中继续赶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朴太安焦急地等待增援部队到来。9时10分许,一辆60路公交车经过朝鲜特种兵面前,该车的行驶路线是经景福高等学校后门开往青瓦台,朴太安和郑宗洙的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如果朝鲜人搭上这趟“顺风车”,他们的行动势必大大加速。

  正当朝鲜特种兵准备上车时,前方窜出一辆闪着大灯的吉普车,上面坐着的正是钟路警察署长崔圭植。他盯着这群“防谍队员”,气势汹汹地大喊:“你们衣服里面藏的是什么?”“没什么,我们正要前往孝子洞防谍队本部。”金兴九的语气依然冷静。崔圭植不依不饶:“这里是我负责的区域,不能证明身份的一个都不能过!”

  双方正在僵持,对面又开来一辆公交车,因道路狭窄而被崔圭植的吉普车挡住,只好停在原地不动,紧接着,第三辆公交车也到了。大概是误以为公交车里坐的是赶来围剿的韩国军警,朝鲜特种兵终于沉不住气,猛然掏出冲锋枪和手榴弹,瞄准崔奎植连续开火,身中数弹后当场毙命。此时是1月21日晚9时15分。

  枪声一响,跟在朝军队长金春植身边的朴太安和郑宗洙趁乱夺下前者手里的武器。混战中,郑宗洙饮弹倒地,朴太安则死死按住金春植充当“人体盾牌”。很快,负责青瓦台外围安全的韩国首都警备司令部第30营赶到现场,心知寡不敌众的朝军兵分两路,一部分穿过紫霞门向来路撤退,一部分则向青瓦台后面的北岳山跑去,准备凭借有利地形继续和追兵周旋。途中,金兴九、朴在京和另外两名战友躲进了空无一人的庆北高中校园。

  眼见投入搜剿的韩国军警多如牛毛,金兴九对朴在京说:“我先到外面侦察一下,你们原地待命,稍后以无线电联络再行会合。”这成了两人最后的对话。1月22日凌晨0时30分,金兴九在紫霞门外的仁旺山脚处被韩军俘虏。

  同一天,美韩联军成立反间谍作战指挥所,投入超过两个师的兵力,在更大范围内展开清剿作战。到2月中旬,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对外宣布,除金兴九外,渗透进汉城的30名朝军全部死亡(其中,队长金春植引爆手雷自杀),美韩方面则付出了伤亡71人的代价。

  然而,随着金兴九在多年后打破沉默,韩国官方的战报开始受到质疑。2007年,来自朝鲜劳动党对外联络部的另一名“脱北者”也公开表示,当年的31名特种兵中确有一人活着回来,而且被授予“共和国英雄”称号,他就是朴在京。2011年,投奔韩国的原朝军第711部队(第124部队后来的番号)军官洪恩泽(化名)也向韩国《新东亚》杂志曝料称,朴在京和另外两名躲进庆北高中的战友,因为没等到金兴九的消息而自行突围;最终,只有朴在京一人冲过了美韩联军的封锁线,“那时他已身负重伤,连肠子都流出来了。”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突袭青瓦台的失败,并未令时年35岁的朴在京遭到责罚;相反,他凭借这段九死一生的经历获得了莫大的荣誉和信任。2000年9月,他作为朝鲜政府代表团中惟一的高级军官,史无前例地访问了曾经战斗过的汉城,代表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向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赠送了珍贵的“七宝山蘑菇”。虽然朴在京只在汉城停留6个小时,外界依然将他的出现与一度缓和的朝韩关系联系起来,认为朴在京的来访启动了“半岛之春”。

  金正日执政时期,朴在京与人民军总政治局常务副局长玄哲海、人民军总参谋部作战局长李明洙一起,被韩国情报部门称为“大将三人帮”。按照韩国高丽大学教授南承旭(音)的说法,朴在京与玄哲海堪称金正日的“左膀右臂”。1996年“脱北”的玄哲海之侄玄盛一(曾任朝鲜驻赞比亚大使馆三等书记官)透露,朝鲜金刚山旅游区、牡丹峰艺术团等“创汇单位”都归朴在京领导的人民军总政治局宣传部管理,对外号称“百虎贸易总会社”。

  2010年9月,朴在京当选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在金正日执政的最后两年间,朴在京几乎每个月都会陪同前者视察。另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2014年以来,朴在京已先后陪同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正恩视察导弹指导局、第4军团、西南前线岛屿防御队等重点单位,显示其在朝鲜决策圈内的地位得到巩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