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潜伏在叙利亚总统身边的传奇间谍伊利?科恩  

2016-04-23 17:15:11|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5年5月19日凌晨,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烈士广场,准备公开绞死一个以色列间谍。最后的裁决是在48小时前确定的,只有叙利亚军队和政府中极 
少数上层官员才知道此事。与此同时,正在外出访的叙利亚军事情报部门的首脑接到通知,要在24小时内返回大马士革。当晚,叙以边境上,叙军进入紧急戒备状态,增加了摩托车、大炮等轻重武器。一名即将被处决的以色列间谍为何让叙政府如临大敌? 

    以色列情报官员“苦行僧”认为:“他充分具备了一个秘密特工人员所必需的一切品质” 

    这名以色列间谍叫伊利·科恩,1925年生于埃及北部港口城市亚历山大一个犹太家庭。自幼,他便发誓要为犹太民族的未来付出一切。 

    1956年,科恩辗转来到以色列。他先是在以色列国防部当译员,此后又在一家销售代理处当会计。然而,这两项工作都不是科恩的选择。科恩渴望一种具有挑战性、刺激性的工作。 

    科恩的情况被摩萨德一位代号为“苦行僧”的情报官员注意到了。在看了科恩的档案,并与他进行谈话后,“苦行僧”决定将他收至麾下。 

    在“苦行僧”看来,科恩简直生来就是一个当间谍的材料。他是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却半辈子生活在以色列的敌国;他有杰出的语言天赋,阿拉伯语和法语说得与母语希伯来语一样流利;他在埃及的犹太地下组织中从事过基本的秘密情报活动。尽管不能再让他去埃及工作,但在叙利亚这个难以渗入的阿拉伯国家,他却完全可以站稳脚跟。因为科恩的祖籍是叙利亚,他小时候全家在叙利亚住过,他还能说叙利亚方言。摩萨德对他进行的智商测试表明,科恩智商极高,记忆力超群。“苦行僧”的结论是:作为一名间谍,科恩的潜力巨大,“他充分具备了一个秘密特工人员所必需的一切品质”。 

    科恩加盟摩萨德后,接受了最为严格的谍报课程训练,从反跟踪到无线电发报,从密写墨水到显影技术……此外,他还把《古兰经》背得滚瓜烂熟,并学会了穆斯林的行为举止。 

    他成了哈菲兹总统的好友,很多人都认为他迟早要进入内阁,甚至可能成为国防部长 

    到1960年年底,科恩一切准备就绪。摩萨德官员为他精心准备了一份履历表。乔装打扮后的科恩摇身变成了叙利亚商人卡迈勒·阿明·塔贝斯。1961年2月,科恩用塔贝斯这个名字来到阿根廷。这是以色列情报部门为准备赴任的间谍积累虚假经历的惯常做法。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科恩设法结识了阿拉伯企业界的许多人士,并认识了叙利亚驻阿根廷武官阿明·哈菲兹。此人官居上将。当时谁也不知道哈菲兹日后会升任叙利亚总统,更不知道科恩的死刑判决书就将由他来签署。 

    在阿根廷待了一年后,科恩来到大马士革,口袋里揣满了那些知名阿拉伯商人开具的各种介绍信,这为他顺利跻身叙利亚上流社会,并结交军、政各界头面人物打下了基础。科恩在叙利亚开设了一个进出口公司,还堂而皇之地把住所兼办公室安置在叙利亚总参谋部的对面。 

    最初,在没有其他消息来源时,科恩就躲在自己住所的窗帘后面不间断地监视着进出对面大楼的人们。他注意到总参谋部只有5间房子的灯彻夜长明。据此他推测出情报部和作战部的位置所在。仅仅通过监视总参谋部及其情报部和作战部晚间灯光的变化情况,科恩就向以色列传回了许多判断准确的情报。 

    一个偶然的机会,科恩结交上了叙利亚总参谋长的侄子马阿齐·扎赫雷丁中尉。在马阿齐的陪同下,科恩多次参观了戈兰高地叙军防御工事。凭借微型相机和惊人的记忆力他标明了叙军的具体部署情况,包括每一处碉堡、每一处掩体和火力点的确切位置。科恩看到叙军在戈兰高地上的工事修筑得那么隐蔽和坚固,若无其事地建议说:“这里太热了。士兵们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站岗放哨,实在辛苦。何不在碉堡前种树,好为士兵们遮挡太阳呢?”科恩的建议被采纳了。然而,叙利亚军人却没想到,这些碉堡前的树竟成了第3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空军和炮兵再好不过的瞄准目标。 

    随着交际范围越来越广,科恩成了叙利亚的社会名流。他频频出入于各种社交场合。通过这些叙利亚社会的上层朋友,科恩获得了大量叙军机密情报。不久,哈菲兹当上了叙利亚总统。科恩很快取得了总统的信任,成了他的好友,顺利进入了叙利亚当局的核心圈。哈菲兹总统甚至提议:“为什么我们不能现在就任命他为国防部长助理,让他进入国防部呢?”在叙利亚当局的核心圈里,很多人都认为他迟早要进入内阁,甚至有人断言他会成为国防部长。 

科恩获取的叙利亚情报数量之多及准确程度让摩萨德欣喜若狂。在屡屡得手后,科恩也开始大意起来。他竟然在短短的5个星期内连续向以色列发回31份电报,而且几乎每天都在同一时间发出。当科恩频繁发报时,他公寓附近的无线电很明显受到了干扰。印度大使馆工作人员抱怨说,他们无论是听收音机还是发电报都会受到干扰。这个抱怨引起了叙利亚安全部门的注意。在叙利亚,使用无线电是受到严格控制的。谁在非法使用无线电?叙利亚安全部门决心查个水落石出。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叙利亚安全部门利用特种设备终于将范围缩小到科恩所在的街区。 

    1965年1月的一天,就在科恩发报的时候,突然,公寓大门传来一声巨响。3名身着便衣的人冲进房间。科恩落网了。为了让科恩说出同伙,叙利亚安全部门工作人员想尽了办法,但最终他们还是失望了。科恩的被捕在叙利亚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此后的几天内,有300多名与科恩有联系的叙利亚公民都被逮捕。 

    科恩被捕后,以色列在全世界范围内发起了一场大规模营救科恩的政治战和外交战。这在营救被捕间谍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以色列驻外使馆被紧急动员起来。以外交部和国防部的特派代表、非官方人士等都开始在各国对那些有影响的友人做工作、造舆论,以期对叙利亚政府施加压力。 

    以色列官方电台公布了以方抓获的6名叙利亚间谍的名单,准备用这么多人交换科恩一人;以色列政府还开价100万美元赎回科恩;以色列甚至说动了不少国家的首脑和知名人士,去游说叙利亚政府“对科恩免予死刑”,但大马士革对此一律表示拒绝。因为,科恩在叙利亚上层社会的朋友实在太多了,而现在希望科恩尽快死去的恰恰是他们。只要科恩在这个世上多活一天,他们就有可能受到牵连,不只仕途受到牵连,甚至连生命也无法保障。更何况,现在对科恩最为痛恨的就是叙利亚总统哈菲兹了。科恩不仅欺骗了他的信任,更让他在这起震惊叙利亚全国的间谍案中担当了一个尴尬的角色。在5月8日,特别军事法庭对科恩的审判结束后,哈菲兹总统以最后签署对科恩的死刑判决书为这起间谍案画上了一个句号。 

    1965年5月18日夜间10时,大马士革电台宣布,伊利·科恩将于明天凌晨在烈士广场被执行死刑。消息传出,以色列人作了最后一次努力。但一切都无济于事。有着以色列间谍王子之称的科恩最终被处决了。 

    科恩死后,摩萨德在关于科恩的卷宗里看到装满了他提供的各种情报,其中大部分在几小时内就送到了驻守叙以边界的以色列军队。两年后,阿以之间爆发了第3次中东战争。凭借科恩提供的情报,以色列军队向戈兰高地发起猛攻,仅用几个小时就占领了那个被很多人视为不可征服的堡垒。 

    这时以色列的摩萨德为伊利·科恩举起了酒杯。摩萨德首脑梅厄·阿米特把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词都奉献给了自己的下属:“他做得比任何人都好。他是我们中间最杰出的人。”有人评价,他发挥的作用相当于一个机械化师的兵力。如果没有他,以军恐怕要付出沉重得多的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