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1944德国“狼穴”,一场失败的刺杀  

2016-10-21 12:36:45|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4德国“狼穴”,一场失败的刺杀



1944年6月7日,作为对施陶芬贝格伯爵工作的赞赏,希特勒在自己的山庄里接见了他。一个月后,施陶芬贝格以汇报工作为由,晋见希特勒,他的公文包中就藏着一枚英国制造的定时炸弹,炸弹威力之强,足以将希特勒炸死,但由于戈林和希姆莱都没有在场——这两人也是施陶芬贝格刺杀的目标——计划只好作罢。

  尽管第一次行刺失败了,却给了施陶芬贝格信心,至少他知道带着一枚炸弹接近元首并非是不可能的事,纳粹党在防范自己人上有不少疏漏。

  施陶芬贝格开始计划第二次暗杀,令他欣慰的是,在纳粹中希望希特勒死的不只自己——他很快就和陆军司令瓦格纳、通讯处的费尔吉贝尔将军、参谋总部的林德曼将军、陆军总司令部处长史迪夫少将,结成了刺杀希特勒的同盟。

  1944年7月15日,希特勒回到德国的大本营“狼穴”,并在那里接见了一批军官,其中就包括施陶芬贝格。施陶芬贝格利用这次机会,仔细观察了“狼穴”的设施和周边情况,由于有多位军官在场,施陶芬贝格始终没有机会把装满炸药的公文包引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希特勒和希姆莱等人,好端端地站在那里讲话。

  不过,施陶芬贝格身上却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他在7月20日还有一次和希特勒见面的机会。经过了前两次刺杀失败的教训,施陶芬贝格这次更加谨慎了。

  7月17日,施陶芬贝格突然得知了一个坏消息,参与刺杀希特勒行动并知晓施陶芬贝格行动的格德勒已经上了盖世太保的黑名单。一旦格德勒被盖世太保逮捕,很可能架不住严刑拷打,将施德芬贝格等人的计划和盘托出。到时,决意刺杀希特勒的军官会大祸临头。想到这里,施陶芬贝格无论如何要在7月份将希特勒杀死,尽管仓促地行动有很大的风险。

  7月19日晚,施陶芬贝格和参与刺杀行动的军官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向大家坦陈了自己的行动计划,施陶芬贝格将装有5磅炸弹的公文包拿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施陶芬贝格就在朗斯多夫机场和史迪夫将军、黑夫滕中尉会合,他们乘10点50分的飞机,飞往拉斯滕堡机场,飞机是瓦格纳将军的专机。在路上,几人嘱咐飞行员,在中午之前做好随时返航的准备。

  希特勒对这三人的计划毫不知情,还特地派来一辆专车,将他们送往“狼穴”,要他们在军官食堂用餐。在军官食堂,三人和费尔吉贝尔将军取得了联系,费尔吉贝尔的任务是在刺杀行动成功后,迅速将希特勒死亡的消息通知给其他的同志,并中断“狼穴”和外界的联系。作为通讯部举足轻重的官员,费尔吉贝尔做到这点并不困难。

  希特勒这天起得很晚,最高统帅部的凯特尔元帅告诉施陶芬贝格,原定于12点钟举行的会议,由于墨索里尼的访问,要改在12点半举行,且会议地点也会做相应的调整,将改在“施佩尔营房”。凯特尔还提醒施陶芬贝格,希特勒计划缩短施陶芬贝格等人做报告的时间。

  施陶芬贝格需要在会议开始前,将引爆炸弹用的酸液信管挤破,只有酸液流出,腐蚀掉金属引线,撞针才会触动雷管,整个过程至少需要10分钟时间。于是施陶芬贝格借口上厕所,和携带炸药的黑夫滕会合。黑夫滕将炸弹装在公文包中,还用—件衬衣将它裹了起来。

  施陶芬贝格本想在厕所里将酸液信管挤破,却无奈来来往往的人太多。眼看会议就要开始了,施陶芬贝格突然想到用来包炸弹的那件衬衣,于是,他借口衬衣脏了,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换衣服,在“狼穴”一名士兵的指引下,来到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里。在换衣服的时候,施陶芬贝格用镊子夹破酸液信管。公文包中有两枚炸弹,就在他要夹破第二枚炸弹的信管时,一个士兵走了进来,通知会议马上就要开始。

  施陶芬贝格慌慌张张地收起信管,匆匆赶往会议室,他果然迟到了。路上,那个催促他的小士兵,还试图帮助手部有严重残疾的施陶芬贝格提这个装满炸药的公文包。而负责守卫会议室安全的士兵,眼看着施陶芬贝格迟到,也没好意思检查公文包。他们不会想到,这个提个包都费劲的残疾军人,竟已多次尝试刺杀希特勒。

  德国的7月,酷热难当,会议室的所有窗户都打开也无济于事。希特勒坐在大橡木桌的中央,听各个将军汇报战场情况。希特勒并没把施陶芬贝格的迟到放在心上,还向他问了好。施陶芬贝格在另一位参与刺杀希特勒行动的豪辛格将军身旁就座,而豪辛格正在向希特勒汇报前方战线的情况。

  施陶芬贝格的心情格外紧张,他小心估算着爆炸时间,将炸药公文包放到桌子底下,悄悄踢到希特勒一边。刚刚从午睡中醒来的希特勒,并没有注意到这一举动。在离爆炸还有5分钟的时候施陶芬贝格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会议室,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向外面走去,“狼穴”的走廊似乎格外长。

  豪辛格虽然大力支持此次行动,却对行动细节不甚清楚,他的副官在察看地图时,无意中将炸药公文包踢到了离希特勒较远的位置。豪辛格对此举也没怎么在意,他甚至不知道包里装着炸药,继续着他的汇报。

  12点44分,炸弹准时爆炸,会议室中的30多人,都被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掀翻了。在浓得让人睁不开眼的硝烟中,这些久经沙场的军官们很快就找到了脱身之路,狼狈不堪地从现场挣扎出来。很多人的耳朵都被巨响震得暂时性失聪,人们笔挺的军装霎时间变得破破烂烂。会议厅被炸出来一个大坑,屋顶也被掀掉了,有3人在爆炸中命丧黄泉。

  遗憾的是,这3个人中不包括希特勒。

  爆炸发生时,希特勒正趴在桌上看地图,厚厚的橡木桌子抵挡住部分炸弹的冲击,人们七手八脚地将希特勒从桌子底下拉出,护送到安全地方。

  这恐怕是希特勒当上元首后最狼狈的一次,希特勒的脸被浓烟熏黑了,头发也烧焦了不少,他听不到人们的说话声,双腿也疼痛难忍。厚实的橡木桌虽然保住了希特勒的性命,却也给他造成了不小伤害,无数木刺飞进了他的腿里。

  施陶芬贝格在听到爆炸后,以为希特勒必死无疑,便钻进了等候多时的汽车,扬长而去。在他看来,希特勒已经死了,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武装夺权。虽然施陶芬贝格厌倦了没完没了的杀戮,但从挤破酸液信管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自己已没有退路。与其坐以待毙,看希特勒将德国推入苦难,不如放手一搏,尽早结束战争。作为一名军人,施陶芬贝格并不害怕死亡。

  “狼穴”在爆炸发生后一片混乱,海军骂空军,元帅骂外交官。希特勒企图用药片安抚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失败了,他愤怒地大喊大叫,不将引发爆炸者一网打尽誓不罢休。希特勒对那些企图谋害自己的人从不手软。

  事后人们得知,在由7月20日爆炸引发的大清洗中,有7000多人惨遭逮捕,其中近5000人被杀害。

  想找出爆炸源并不困难,希特勒的手下在清理爆炸现场时发现,施陶芬贝格的公文包被炸得格外厉害,在放公文包的地方,还留下了一个直径半米的大坑。再加上爆炸发生时,施陶芬贝格“刚巧”不在现场,人们自然将怀疑的目光锁定在了这位残疾军人的身上。希特勒的手下立刻询问施陶芬贝格的下落,负责把守“狼穴”的卫兵则告诉调査人员,就在爆炸声响起时,施陶芬贝格已经假托“奉元首之命”,离开了“狼穴”。

  得知这一情况,希特勒的手下赶忙给各路哨点打电话,要求立即设置路障,禁止任何车辆通行。希特勒感到蹊跷,按照“狼穴”的保安规则,当紧急情况发生时,“狼穴”卫兵必须封锁各出入口,不得放任何人出去。而爆炸声响后,施陶芬贝格居然没费吹灰之力就逃脱了,这只能说明策划爆炸的绝非施陶芬贝格一人,他有同伙,而这同伙很可能就在军官中间,甚至有可能就在“狼穴”里面。

  不过,当施陶芬贝格坐上瓦格纳的专机时,还没有人将他和爆炸联系在一起。当人们告诉施陶芬贝格,希特勒还活着时,他还以为这只是谣言。在3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里,施陶芬贝格做好了各种准备,爆炸发生时,戈林和希姆莱都不在现场,一旦刺杀失败,自己很有可能一下飞机就被逮捕。不过,让施陶芬贝格吃惊的是,当他走下飞机时,机场上一如平常,既没有同伴来迎接,也没有盖世太保来逮捕他。

  7月20日下午3点45分,施陶芬贝格还认为希特勒必死无疑,他和参与刺杀行动的奥尔布里希特将军通了电话,要求将军趁热打铁,立即发动政变,夺取柏林政权。施陶芬贝格不清楚柏林的情况,在爆炸发生后的3个小时里,柏林一切正常,广播电台、盖世太保总部、戈培尔的办公室,都像平常一样忙碌地工作着。

  这3个小时的时间,比想像中的还要宝贵。直到下午4点钟,驻扎在柏林的冯·哈泽将军才派兵向希特勒青年团首领雷默尔少校的大本营发动进攻,雷默尔少校表示听从哈泽将军的指示,加入政变。一个多小时后,施陶芬贝格的同伴向武装部队发了一封由陆军元帅维茨勒本署名的电报。电报宣布阿道夫·希特勒已经死亡,为了维护法制,德国将实行军事管制,由维茨勒本担任武装部队总司令。

  施陶芬贝格希望弗罗姆上将加入政变队伍,弗罗姆不但拒绝了他的要求,还告诉他一个令人心痛的消息:希特勒好端端地活着,刺杀失败了。不明就里的奥尔布里希特赶来寻求弗罗姆的帮助,弗罗姆却不想和这些失败者一起被希特勒铲除,他突然改变了立场,要求手下将在场的所有军官逮捕。奥尔布里希特大怒,立即和弗罗姆打了起来,只有一只手的施陶芬贝格前去劝架,还挨了弗罗姆一记耳光。人们好不容易才将弗罗姆制服,关进了一个小房间。

  再看看柏林这一边,哈泽将军的部下雷默尔少校封锁了政府大楼,包围了总理府,并率部向其他政府部门进军,雷默尔能征善战,没有辜负哈泽的期望。遗憾的是,和其他军官不同,雷默尔并不具备预测时事的眼光,他是一个忠诚的军人,他只服从上级的命令。希特勒死了,哈泽就是雷默尔的上级。

  雷默尔率人到宣传部逮捕戈培尔。当雷默尔到达戈培尔的办公室时,看到的是一片混乱,戈培尔焦头烂额,显然已经知晓军官们发动政变的情况,未等雷默尔向戈培尔说明来意,戈培尔就“先发制人”,告诉雷默尔,作为军人,需要履行向希特勒效忠的誓言。

  戈培尔有着不亚于希特勒的演说能力,最擅长煽动人心,哈泽派雷默尔这样单纯的军人去抓捕戈培尔,绝非明智之举。

  戈培尔告诉雷默尔,希特勒还健在,雷默尔一下就动摇了。戈培尔又让雷默尔和希特勒通了电话,最后又意味深长地告诫雷默尔,他正处在历史时刻,肩挑历史重担,雷默尔的选择将关系德国的未来。

  雷默尔被戈培尔弄糊涂了,他只知道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于是,戈培尔又不失时机地让希特勒给雷默尔下令,于是哈泽的命令不再生效,雷默尔接替哈泽,晋升为上校,并服从戈培尔的指挥。

  戈培尔的电话,是施陶芬贝格等人唯一忘记控制的线路,刺杀行动因这条失控的线路而功亏一篑。

  雷默尔没有经过太多内心的搏斗,就从刺杀行动的支持者变成了镇压者,而哈泽对此还一无所知。雷默尔带着8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闯入了奥尔布里希特的办公室,刺杀行动的主要谋划者施陶芬贝格、奥尔布里希特、贝克、黑夫滕、总参谋部的默茨都在这里,他们很快就被雷默尔等人制服,弗罗姆也被解救出来。

  弗罗姆自封为军事法庭庭长,判处施陶芬贝格等人死刑,只给他们个把分钟的时间写遗书。贝克企图自杀,被当场打死。之后,施陶芬贝格等人被押到楼外,一一处死。弗罗姆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的同事倒在血泊之中,在确定他们都断了气后,给希特勒打了电话邀功请赏。

  但在生性多疑的希特勒看来,弗罗姆不过是因为看到政变不成功,为给自己留后路,才突然转变立场将施陶芬贝格等人杀害灭口的。希特勒不打算原谅懦夫,1945年3月,弗罗姆被枪决。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