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octorbean2005-等待张楠!

Zhangnan: I am still waiting for you!

 
 
 

日志

 
 

揭秘冷战时期“刺杀暗器”——毒剂毒针  

2017-05-30 16:49:06|  分类: 历史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秘冷战时期“刺杀暗器”——毒剂毒针



冷战开始后,社会主义阵营中的东欧国家总会冒出一两个反共人士,他们在西方蛊惑下,不断攻击执政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影响极坏。保加利亚剧作家格奥尔基·马尔科夫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马尔科夫于1969年叛逃,定居伦敦为英国广播公司、自由欧洲等电台工作,他的节目通篇都是反共言论。



马尔科夫的言行激起了苏联人的愤怒,很快就被克格勃列入“清除名单”。此后,保加利亚秘密警察在克格勃配合下两次出手但都未能成功,逃过追杀的马尔科夫因而放松了警惕。



1978年9月7日,马尔科夫像往常一样步行穿过泰晤士河上的滑铁卢桥,在一个公交车站点等候乘车前往英国广播公司上班。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右大腿似乎被虫子咬了一口。刺痛之下,他扭头看到身后一个年轻人从地上捡起一把雨伞,然后满脸焦急地走出公交车站,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所有一切再正常不过了——那肯定是一个上班要迟到了的年轻人,马尔科夫并没在意。
来到英国广播公司的办公室后,马尔科夫发现腿部被“叮咬”的部位周围出现了小红点,而且痛感没有减轻。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同事,同事也莫明其妙。傍晚时,马尔科夫开始发烧,被紧急送入附近的圣詹姆斯医院,但医生也对他的高烧束手无策。4天后,即9月11日,49岁的马尔科夫不治而亡。
解剖发现,马尔科夫右腿肌肉里有一个微小的空心金属球,里面装有某种致命毒素。金属球上有两个原本被腊封着的细小孔洞,时间长了封腊被马尔科夫的体温溶化,毒素便从球内流出。检验结果发现,这种毒素是毒性极强的蓖麻毒素,只需1克就能杀死1000多人。
英国警方一直没有找到毒死马尔科夫的凶手,但外界普遍怀疑是克格勃和保加利亚秘密警察所为。因为克格勃当时曾生产过一种特种雨伞,可以通过伞尖的机关将毒剂刺入被害者体内。不过由于没有证据,此事只好不了了之,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东欧剧变后,保加利亚情报部门负责人才公开承认,刺杀马尔科夫的行动是苏联克格勃与保情报部门联手所为,刺杀者名为弗朗西斯科·居力诺,代号“皮卡迪利”。



用毒巧克力“温水煮蛙”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即“人阵”)是一个激进的武装游击组织,属下的军事组织“穆斯塔法旅”曾策划过多个针对以色列和西方国家的恐怖袭击,被美国国务院定义为外国恐怖组织,瓦迪·哈达德就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之一。
1968年和1976年,哈达德的手下两次策划并实施针对以色列的劫机事件,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于是把哈达德列为头号追杀对象。摩萨德一名退役情报员克莱恩后来在自己的书《反击》中称,听闻风声的哈达德跑到了伊拉克,躲在巴格达的一处隐秘地方,过起了深居简出的生活。摩萨德并未因此放过哈达德,反而对他进行了更仔细的研究。终于,以色列特工们发现哈达德爱吃巧克力。在当时的巴格达,西方国家制造的高级巧克力绝对属于奢侈品范畴,所以当哈达德看到一个巴勒斯坦人送来的比利时名贵巧克力时,大喜过望。但他没想到,给他送巧克力的是一名被摩萨德买通的双面间谍,巧克力也是经过摩萨德精心处理的,里面含有某种不易察觉的慢性毒药。
吃了几周高级巧克力后,周围的人发现哈达德日渐消瘦,最后竟然一病不起。克莱恩在书中写道,医生给哈达德验了血,结果发现他的免疫系统遭到了彻底破坏,种种症状都与白血病相仿,而治疗却毫无效果。1978年3月,“他在痛苦中挣扎了好几个月时间才死去。”克莱恩说。此时,巴勒斯坦官方给出的死因依然是白血病,验尸官没有查出任何中毒迹象。
当然,摩萨德以毒剂为武器的暗杀活动也有失手的时候。1997年,摩萨德将巴勒斯坦军事组织“哈马斯”前首脑之一——哈立德·马哈尔列为清除目标,准备在约旦首都安曼将其毒杀。不料,两名执行任务的摩萨德特工将毒素注入马哈尔耳朵后未能脱身,被紧追不舍的马哈尔保镖当场捉住。
为换回被捕的特工,摩萨德不得不向马哈尔提供了毒素解药,并释放了“哈马斯”领袖亚辛。“毒杀行动”失败不仅使约旦与以色列关系降到冰点,还让摩萨德声名扫地。






中情局“百毒计”无一成功
说起用毒杀人,克格勃和摩萨德都有实际操作并取得成功的案例,不过比他们更苦心孤诣的非美国中央情报局莫属。
中情局想要毒杀的对象是被美国人视为“后院毒瘤”的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只要卡斯特罗身边有可能沾染毒素的东西,中情局都会研究一番,看是不是能利用上。”英国第四频道在纪录片《杀死卡斯特罗的638种方式》中声称。
据称,中情局曾试图利用古巴领袖对烟草的喜爱,将一盒放过毒液的高级雪茄烟送给他。但没想到接受这个差使的反卡斯特罗秘密组织拿了钱不办事,中情局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毒雪茄”计划也不了了之。随后,铊盐被中情局相中,成了“毒杀”卡斯特罗的另一件暗器。铊盐虽不致命,但人接触多了难免会引起毛发脱落。中情局特工打算把这种慢性毒药放进古巴领袖的鞋子里,让后者的形象于不知不觉间受损,但这项计划最终也未能实施。
最接近成功的一次针对卡斯特罗的“毒杀”发生在1960年,当时,中情局收买了古巴领袖的医生米勒,要求他用一种特别研制的毒液替换卡斯特罗常用的眼药水。当米勒准备动手时,装有毒液的瓶子掉在地上打碎,地板瞬间被腐蚀,被毒液威力吓坏了的米勒最后选择了自首。
同一年,中情局还收买了卡斯特罗身边一位名叫伊罗娜·玛丽塔·劳伦斯的美国姑娘,并交给她一些毒药丸,要求她回到古巴后设法在卡斯特罗的饮食中下毒。但再次住进卡斯特罗家中后,劳伦斯并没有像中情局特工教导得那样,把毒药放进卡斯特罗的食物里。她声称,自己当时还深爱着这位古巴领导人,下不去手,最终放弃了“毒药丸计划”。
除此之外,中情局还设想过无数个毒杀卡斯特罗的方案,比如在他的潜水衣上涂抹毒素、研制内置毒素注射器的钢笔等等,但无奈古巴领导人“百毒不侵”,美国人的“毒杀计划”不是夭折就是被挫败。



索命毒针

  斯塔申斯基用的杀人针,就是用类似这种装置发射出去的。
博格丹·斯塔申斯基是克格勃王牌特工之一,他的“战绩”是在无声无息间刺杀了两名乌克兰流亡政治家,帮助他得手的武器,是一种神秘的“毒气杀人针”。
最初,斯塔申斯基使用“莱曼”的化名来到慕尼黑,是为了监视敌视苏联的流亡乌克兰政治家、《乌克兰独立报》编辑列夫·列贝特。谍战史学者克里斯托弗·安德鲁在其著作《剑与盾:KGB秘密历史》一书中写道,1957年9月,斯塔申斯基接到刺杀列贝特的命令,并从接头的克格勃人员那里拿到了“用来打发列贝特的东西”。那是一种表面看来绝然无害的暗杀武器,外形就是两根手指粗细的金属管。如果拆开来,就会发现金属管底部装有发射火药,点燃后可推动管内一根细小的金属杆向前运动,将管口的一支小小的玻璃针管撞破,随后,装在针管内的烈性氰酸毒药会以气雾形式喷洒出去。如果距离足够近,毒雾会笼罩住目标面部,致使其不得不吸入有毒气体而迅速死去。
按后来斯塔申斯基自己的说法,这种武器唯一的缺陷是必须靠近目标才能发射,所以暗杀者本人也可能吸入毒气。为安全起见,他在执行任务前需要先服用特殊的解毒药剂。
1957年10月9日,斯塔申斯基开始在慕尼黑的卡尔斯普勒茨大街对列贝特实施蹲守。3天后,即10月12日,他看到列贝特毫无戒备地从电车上下来走向自己的住所,于是立即将金属管包裹在不起眼的报纸里,从容地接近“猎物”。进入公寓楼后,斯塔申斯基走到列贝特身边,掏出裹在报纸里的毒针发射器向后者面部射击。克里斯托弗·安德鲁在书中认为,当时二者的距离应该不超过45厘米,一股不起眼的烟雾迅速扑到列贝特脸上,没有响声,没有惊叫声,也没有流血,只有他倒下去的轻微声音。
“射击”完毕后,斯塔申斯基冲出公寓楼,打开解毒药剂服下,并将那件索命毒针发射器扔进一条小河。列贝特就这样死了,解剖结论是心肌梗塞或者急性心脏病发作,斯塔申斯基成功逃脱。
两年后,斯塔申斯基卷土重来。1959年,他用同样的武器,秘密地将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斯捷潘·班德拉杀死。这次他做得并不完美,联邦德国警察在对班德拉的尸体进行解剖时,发现他的脸上有被玻璃碎片划破的痕迹,并在其体内化验出氰酸物质,遂怀疑其死于暗杀,但最终未能找到更有力的证据。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